彩票开奖平台

爽爽贵州旅游大发展的得与失——贵州旅游产业考察的几点感受

日期:2017年11月3日   点击:   来源:

咨询随笔

连续两周在五彩贵州的好山好水中穿行,虽然还有好多地方此次未能前往,好在其中一部分地方如铜仁、兴义等地我不久前也曾经去过,所以对贵州的旅游产业也算是一次近距离的感受与考察,系统思考算不上,管中窥豹的感受确是强烈真实的,或许对身在其中的从业者和徘徊门外的投资者人有些启发。

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激活贵州旅游资源

这几年贵州的高速公路投资、高铁投资都在全国位于前列。高速公路实施建设三年会战以来,已经率先在西部地区实现了县县通高速,而高铁在最近几年是每年开通一条,广州到贵阳,长沙到贵阳和昆明到贵阳的高铁都已经通车,重庆和成都到贵阳的高铁通车时间也为期不远。此外贵州在机场建设,村村通、组组通等交通基础设施方面也都提出了宏伟的发展目标并全力实施。正是这一系列巨大的投资使过去隐藏在“地无三里平”的山水之间的诸多旅游资源与众多消费客群的距离大幅度缩短,显露出市场价值来。

这次去的一些景区中,离高铁站较近的景区人流量大增,西江千户苗寨距离凯里站在50公里内,加上之前的名气,每年客流量保持在贵州所有景区的前列,距离从江高铁站20分钟车程的肇兴侗寨景区开发时间不长,名气远不能与西江苗寨相比,但是到了旅游旺季也已经人山人海。从客群上观察,广东、湖南等已通车高铁沿线的客群占据了很高的比例,无论是团客还是自由行皆是如此。这也证明了高铁对旅游实实在在的带动作用。

当然我们一路上在多条高速上奔驰,隧道和高架桥比例极高,路上跑的车却并不多,因此,这些高速公路的投资经济性(尽管贵州的高速收费似乎比其它地区要偏高)也许只有充分考虑其外部性贡献才能算过帐来。目前贵州的基础设施投资主要依靠中央转移支付和大量的政策性贷款,要致富先修路,获取这些低成本资金进行大手笔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于其它落后地区发展旅游产业具有借鉴价值。

季节性明显的观光游时代

“我们这里旺季要累死,到了淡季又闲得蛋疼”,这是一个山东来的从凤凰古城转战千户苗寨的客栈老板的抱怨,这也是我在黄果树瀑布、肇兴侗寨等景区了解到的普遍现象。

观光、休闲和度假是三种不同层次的旅游消费市场,这其中,观光游是季节性最明显的一种旅游消费市场,贵州这些景区突出的淡旺季正好说明了这些景区无论开发程度如何,都毫无例外的以观光客为主。大部分游客是基于其名气、独特性,怀着“打卡”“到此一游”的心理而来。同样以千户苗寨这家客栈为例,老板告诉我,这里基本上没有回头客(复游率基本为零),住一天的游客占到9成以上,“一天时间该看的怎么也看完了,谁还会住在这里呢?”。无论是肇兴、还是千户苗寨,甚至是贵阳近郊的汉族古镇青岩,它们基本的功能配置是:古香古色的商业街,包装后带有本地民族风味的文艺演出、缺乏体验感的博物馆、本地特色小吃再加上众多的客栈、喧闹的夜间业态(想想喧闹不堪的丽江四方街就可以理解了)。在这种标配的,喧闹浮躁的经营形态下,再加上集中而拥挤的人群,对大多数游客来说是一种精神和体力上的双重消耗,很难有休闲和度假的轻松怡人氛围。


西江千户苗寨之夜

毋庸置疑,能做观光客这种市场体量最大,相对难度较小的消费市场当然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是基于贵州这么好的旅游资源,如果所有景区都停留在观光这一层次,未来同质化的竞争不可避免,旺丁不旺财和淡旺季鲜明的问题恐怕很难解决。千户苗寨景区的运营公司每年利润不错,门票收入可观,然而由于服务性收入占比很小,因此一直无法上市,这也是观光型景区的一大弊端吧。

休闲度假潜在需求旺盛,供给匮乏

整个两周,对我来说感觉最好的是在加榜梯田的一天多,居住的也是一个依托梯田景观和自然溪水建设的一座体量不大的度假型酒店,有景观极佳的大阳台。

相比于名声更大的云南元阳梯田和广西龙胜梯田,加榜梯田开发还处于初始阶段,由于交通基础设施尚未明显改善,离最近的有高铁的从江以及有高速的榕江两个县城车程都在3小时左右。就是在这样一个交通不便,开发原始的地区,酒店老板跟我说,他们的入住率一直很高,而且淡旺季不明显,老客户以及老客户推荐是主要客群,人均居住的时间也较长,很多都在2天以上。按照老板的这个描述,酒店的主要客群是典型的度假型客群特征,这说明,即使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因为独特的景观资源,相对安静休闲的整体氛围以及恰到好处的度假酒店就吸引来了度假客。


加榜梯田

类似的,在同属于肇兴侗寨景区却相对安静原始的堂安侗寨,我遇到了一位侗族小伙,他正在谋划在自己出生的不知名侗寨做生态旅游和度假型客栈。他告诉我,他的客群中有很多人选择每年在贵州旅游最清淡的冬季到侗寨来感受当地的冬季节日氛围,与侗寨老乡共度春节。

这些现象表明,尽管观光是贵州旅游的主流,但是休闲度假的潜在需求并不缺乏,只是一路走来,除了加榜,并没有太多的休闲度假类的产品供给,在几个比较适合做休闲的村寨,侗寨堂安、夏格以及苗寨郎德上寨都没有舒适度高,软件到位的休闲度假型酒店和体验型的旅游产品。即使是加榜,政府和贵州的一家投资平台企业正准备圈起来收门票,据了解一家类千户苗寨的小镇是景区规划中的重点项目。倘若把加榜变做又一个观光型景区,不过是多了一个与黄果树瀑布、西江千户苗寨和肇兴侗寨同质化竞争的产品而已,对于金字塔尖利润丰厚的休闲度假客群,则恐怕要另辟新的目的地了。如何在一个区域内从规划到模式设计上兼顾观光、休闲和度假不同客群的需求,形成多层次的供给体系,这对于贵州旅游来说是挑战也是机会。

不算小结的小结

因为只是一些不系统的感受,所以这里的小结也只能是一些不成熟的观点仅供参考。

首先,由于政府的巨大基础设施投入,贵州旅游进入了一个黄金发展期,投资机会也伴随而来。与此同时,获取资源的成本也在不断上升,面对同质化竞争的可能性再增大,也带来了新的投资风险。

其次,相对于云南,气候条件和地理位置类似,资源品质毫不逊色的贵州有后来居上的机会,特别是当丽江因为过度商业化导致休闲功能急剧衰弱,大理仍在大量关停民宿的动荡期的背景下,贵州目前在地面交通通达便利性上已经超越了云南。

再次,贵州的旅游开发仍然停留在以观光型景区开发为主的传统模式,如何给休闲度假产品预留空间,这需要政策和规划上的远见,也需要机制和模式上给予这类产品的运营商提供机会和空间。

最后,在贵州的大多数地方,旅游是可为的,旅游地产则缺乏大规模开发的基础,但是在流量大的区域开发旅游商业地产和资源突出的地方开发休闲度假酒店类产品是有空间的。


朗德上寨本地村民的本色演出

文章作者:彭锐




猜您喜欢: 贵州旅行社    贵州旅游    贵州地接社